特別對談『青葉市子 × Mangasick』(中文)


四月十八日,睽違一年,青葉市子再次進入Mangasick的地下室。她逛了一會兒台灣zine區後,我們請她坐到漫畫牆旁的榻榻米上,播放坂本慎太郎的「幻とのつきあい方」當作背景音樂,展開今天的對談。

Mangasick(簡稱M):好久不見。

青葉市子(簡稱青):好久不見。

M:今天希望跟青葉小姐閒聊一下,我們不會抱持訪談或對談那種嚴肅的態度(笑)

青:嗯,閒聊。

M:(翻開筆記本)嗯,要從哪裡聊起咧。

青:哇,寫了好多字。

M:我們把網路上找得到的青葉小姐的訪談全部都讀完了。

青:真的啊。

M:發現關於音樂相關問題已經很多人問過了,所以我們不會問太多(笑)。

青:閒聊嘛。

| 關於台灣印象

M:青葉小姐是第二次來台灣對吧?

青:是的,第二次。

M:台灣給妳什麼樣的印象?

青:嗯,樹木很有生命力。

M:真的?……大概是因為天氣很熱吧。

青:我們講得這麼隨便,真的是在閒聊耶。

M:這樣保持下去就行了(笑)。話說回來,我們覺得東京的樹比較多耶。

青:是嗎?與其說多,不如說有樹的地方種得很密集。

M:比方說公園。

青:對。

M:不過台灣面積很小,台北當然更是小,感覺沒什麼自然景觀。反而是東京有幾個大公園。話說青葉小姐要是能在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園演出一定會很棒。

青:昨天也跟月見君想的寺尾先生聊到鐵花村,問他有沒有機會在那裡演出。

M:之前原田郁子也在那裡表演過!

青:咦?妳說的原田郁子(中文發音)就是原田郁子嗎?

M:對。

青:我曾經跟她聊到名字的中文發音,所以有點印象,原,田,郁,子。

M:好厲害,竟然還記得。

M:那青葉小姐覺得在台灣表演跟在日本表演感覺有什麼不同呢?畢竟跟觀眾語言不通。

青:語言不通,所以感覺蠻輕鬆的。

M:輕鬆嗎?(大笑)

青:大家要是明白歌詞的意思,就會對曲子抱持非音樂的、個人獨有的感情,但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我跟聽眾共有的就只有聲音、音樂,這樣非常單純。如果大家覺得「這樣就夠了」,我會非常開心。

M:台灣的觀眾聽完上次表演都很感動。就算聽不懂歌詞,還是會受到會場氣氛的感染。

青:太好了。我認為「不透過說明也能傳達」的感覺很棒。所謂的語言就是情報,情報越多,接收方就會思考越多無關緊要的事情。

M:嗯,我們也很同意。我們自己聽完上次表演的感想是:好像在凝視森林或水晶那一類自然生成的事物,跟我們平常聽的表演不太一樣。

| 關於各國的聲音

M:「0」這張專輯中有兩首歌是在隧道口以及隧道中錄的,聽說妳上次來台灣時也做了一些聲音採集。不知道妳有沒有什麼想在台灣錄的聲音?在妳心目中代表台灣的聲音是什麼?

青:台灣的聲音啊……市區內最具代表性的聲音就是「ㄍㄥˊ」(做出機車催油門的動作)。

M:確實是(笑)。

青:我想多錄一些來製造聲音效果。如果是市區外,我想錄的是陣雨的聲音。上次在寶藏巖散步時突然下起雨,水珠打在樹上的聲音很好聽,我馬上就打開錄音筆錄了一段。

M:那去其他國家表演時會錄什麼聲音呢?比方說在泰國的時候?

青:泰國……啊,鳥叫聲。基本上不管去哪裡,我都會錄鳥叫聲。

M:鳥叫聲啊,真好!

青:昨天走在路上也聽到了日本沒有的啼叫聲,還以為是誰在吹口哨。

M:原來是鳥(笑)。小時候看漫畫經常看到作者把烏鴉叫的擬聲寫成「呆子」(aho),但台灣沒什麼烏鴉,也就難得聽到叫聲,後來長大去了日本才發現真的很相像。

青:確實有些烏鴉的叫聲不是「嘎、嘎」,而且烏鴉會模仿人的聲音。我奶奶家附近就有定居在那一帶好幾年的烏鴉,牠會發出「哈啾」的聲音,有的還會學我爺爺叫「孩子的媽」(Okaasan)。

M:天啊好聰明喔!台灣沒什麼烏鴉,麻雀比較多,一大早就會啾啾啾地叫,很吵(笑)。

青:台灣人會吃麻雀嗎?

M:會。

青:中國呢?

月見君想(簡稱月):感覺會。日本也會吃吧。

青:對,像京都伏見稻荷那裡就有烤麻雀。

M:嗯,不過台灣吃烤鴿子的人應該是比烤麻雀多。

月:陳美齡小姐也會吃,她說在日本看到鴿子就會想吃。

(眾人笑)

| 關於漫畫

M:我們是漫畫店,所以想還是會想聊一些漫畫。青葉小姐在幾年前的訪問中提到妳當時擁有的唯一一本漫畫是……

青:市川春子①的《蟲與歌》,啊,這邊有(抽出架上的書正擺)。

M:但現在應該有更多漫畫了吧?有沒有什麼推薦的作品。

青:(起身)啊,我有這本、這本、這本(指向鈴木翁二②、冬野Saho③、高野文子④等作者的書),還有這本。

M:啊,近藤聰乃⑤小姐的作品。

青:我非常喜歡她。

M:我們也是!

青:還有一本,這邊可能沒有……是素描畫集。

M:我們只有這本畫冊(拿出《近藤聰乃作品集》)。

青:這本我也有,我也喜歡,不過我說的是另一本厚厚的(註:《近藤聡乃スケッチ原画集KiyaKiya 》)。

M:當我們知道近藤聰乃小姐提供封面插圖給NUUAMM的時候真的很開心!

青:和我一起組NUUAMM的Mahito說我長得像她畫的人,問我知不知道她。我說我有她的作品,就拿出剛剛說的那本素描畫集給他看。之後我們就決定寫信給目前住在紐約的近藤小姐,得到了她的回應。

M:真是太棒了。

青:我也喜歡她(抽出今日Machi子⑥的作品正擺)。

M:我們看她的漫畫會聯想到青葉小姐的歌。

青:感覺是有一點共通之處吧。我現在才想到好多可以帶過來的東西,好想立刻回日本去拿。

M:(大笑)

青:像是Mum & Gypsy劇團⑦的節目手冊,每本的設計都非常講究。有的會在裡頭夾乾燥花,有的會用縫紉機車線。要是有帶來就好了……

M:感覺好美……其實我們收在這邊的漫畫,是我們覺得不太可能出台灣版的作品,如何推給台灣讀者一直是我們的課題。

| 關於跨領域合作

青:台灣人不太買CD嗎?

M:跟日本相較之下,CD文化不怎麼興盛呢。

青:昨天聽人家說,買錄音帶的人好像變多了。

M:嗯,買錄音帶和黑膠的人有增加的趨勢。

青:在日本,這一類(漫畫)作品經常和音樂推出共同企劃呢。像是知久壽燒⑧先生和NUUAMM都跟近藤聰乃小姐有合作,《coccon》舞台劇則找來原田郁子小姐擔任配樂。我們會把這類漫畫和音樂搭在一起推廣。

M:在台灣,這種共同企劃還不多,不過我們自己在介紹漫畫時確實會像青葉小姐說的那樣,提及「誰誰誰畫過哪個音樂作品的封面」等背景知識,比方說高野文子老師畫過Agata森魚⑨先生的專輯封面之類的。

青:這麼說來,畫過專輯封面的漫畫家確實是蠻多的。

M:我們也覺得這樣很好。比方說,喜歡今日Machi子老師的人就會去注意她幫什麼專輯畫了封面,進而對那個音樂作品本身產生興趣,知道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多。不過台灣各個領域比較壁壘分明,喜歡舞台劇的可能就只關注那個圈子裡發生的事情。

青:日本的服裝、音樂、劇場、漫畫、小說等領域乍看之下各自為政,但其實都有環節相通之處,也會在料想不到的地方進行合作。搞劇場的人也會去看表演,時尚圈的設計師也會幫其他領域的人做衣服。

M:我們覺得那才是健全的文化(笑)。

青:跟不同領域的人合作時,往往會發現大家表達手法雖然不同,但想要說的事情、想要傳達的意涵其實是朝同一個方向收斂的。

| 關於語言之外的感受

M:聊到這裡,我們想岔回青葉市子小姐剛剛說的「不透過說明也能傳達」。其實我們在讀GARO系的漫畫時也是有類似的感覺。我們的日語並沒有好到可以全盤掌握所有台詞的內容,所以在讀……比方說鈴木翁二先生的作品或七○年代的劇畫時,其實在讀的不是所謂的故事,而是一個個畫格呈現出的……

青:氣氛。

M:我第一次打開鈴木翁二先生的作品時,感覺好像進入了宇宙、出現流星之類的東西呢。不過其實台灣人還是比較喜歡起承轉合明確的故事。用歌曲來譬喻的話,台灣人稱讚一首「歌」好往往包含了「歌詞」好,但一首歌當然不是只有歌詞,歌詞表現不全的意念就在曲中。我們讀漫畫時感覺到的故事與畫面的關係,或許跟聽音樂時感覺到的歌詞與曲的關係有類似之處。而我們接下來的課題就是繼續向台灣的讀者說明這種類型的漫畫好在哪裡。

青:這裡對台灣人來說,就像是日本的Village Vanguard嗎?

M:(笑)高雄也有Village Vangaurd分店喔,不過感覺跟日本完全不一樣。

青:這裡給人的刺激比較強吧?

月:而且來這裡……

青:會莫名地安心。

M:謝謝~~~(已哭)

青:很像避難所。疲倦的時候來這裡感覺就沒事了。

M:謝謝~~~不少日本人看到我們架上的書會嚇一跳,不過我們其實沒有辦法把書看完才買回來,都是挑封面和內頁畫面構成帶給我們衝擊的作品來買。

青:身為日本人,我也不太喜歡乍看沒什麼獨到之處、而且說明寫得密密麻麻的作品,這也可能只是我個人的喜好,不過今日Machi子小姐也好、近藤聰乃小姐也好、市川春子小姐也好,她們的作品當中都沒什麼說明的成份,只會把故事當下那個時空的感覺畫出來,就像攝影一樣。所以語言不通也能去感受。

M:這似乎是日本人與台灣人性格上的一個差異(笑)。台灣人就很需要「說明」,我們會問這部作品、這幅畫、這首歌背後有什麼涵義,而且期待一個明確的答案。所以有些台灣讀者是完全不看我們的日文漫畫,儘管這些作品跟主流漫畫相當不同,「看不懂日文」並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有人會說他「看不懂漫畫」。不過很多台灣創作者會來看這些作品,這讓我們很開心。

| 關於ZINE與畫畫

M:是說,我們也覺得青葉小姐的畫很有趣。

青:(笑)

M:為什麼會想讓「剃刀乙女」的初版附一本小繪本呢?後來就沒有類似的安排了。

青:我那一陣子會畫繪本,是畫好玩的。當時唱片公司的人看到就說:這不錯耶。

M:(笑)

青:就決定當作初版附錄。他們也建議我寫一首歌,成品就是〈光蜥蜴〉。

M:那妳會想要做zine嗎?

青:這個問題來得很剛好。今年六月,我會參加一個活動,叫「人zine展」。「人zine」的日文發音跟「紅蘿蔔」一樣,有諧音的趣味性。十七位左右的參加者幾乎都是音樂人,而且至今都沒有製作zine的經驗,大家會聚在一起做出第一本zine,然後展示這些作品。

M:好想看!

青:(拿起包包,翻手機)

M:啊,是Wisut Ponnimit⑩(的包包)。

青:啊,對啊。我手邊沒有傳單,不過網路媒體Natalie上有報導。(繼續翻找)啊,我另外推薦這張專輯,雖然跟我們現在聊的話題沒有關係。Eddie Marcon⑪的「雷電傳話」。 M:專輯設計真美!之後想放來聽一下。

青:嗯,請聽聽看。

M:這也是某個圖像作品創作者跟音樂人合作的案例嗎?

青:不是,不過它的設計跟NUUAMM的專輯設計都是一家叫「GRAPH」的公司做的。去年巡迴的時候,我走到哪裡都帶在身上,有時也會在表演開始前播它。

M:嗯嗯。

青:啊(出示手機),人zine展。

M:原來是Ma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