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特別對談『青葉市子 × Mangasick』(中文)


四月十八日,睽違一年,青葉市子再次進入Mangasick的地下室。她逛了一會兒台灣zine區後,我們請她坐到漫畫牆旁的榻榻米上,播放坂本慎太郎的「幻とのつきあい方」當作背景音樂,展開今天的對談。

Mangasick(簡稱M):好久不見。

青葉市子(簡稱青):好久不見。

M:今天希望跟青葉小姐閒聊一下,我們不會抱持訪談或對談那種嚴肅的態度(笑)

青:嗯,閒聊。

M:(翻開筆記本)嗯,要從哪裡聊起咧。

青:哇,寫了好多字。

M:我們把網路上找得到的青葉小姐的訪談全部都讀完了。

青:真的啊。

M:發現關於音樂相關問題已經很多人問過了,所以我們不會問太多(笑)。

青:閒聊嘛。

| 關於台灣印象

M:青葉小姐是第二次來台灣對吧?

青:是的,第二次。

M:台灣給妳什麼樣的印象?

青:嗯,樹木很有生命力。

M:真的?……大概是因為天氣很熱吧。

青:我們講得這麼隨便,真的是在閒聊耶。

M:這樣保持下去就行了(笑)。話說回來,我們覺得東京的樹比較多耶。

青:是嗎?與其說多,不如說有樹的地方種得很密集。

M:比方說公園。

青:對。

M:不過台灣面積很小,台北當然更是小,感覺沒什麼自然景觀。反而是東京有幾個大公園。話說青葉小姐要是能在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園演出一定會很棒。

青:昨天也跟月見君想的寺尾先生聊到鐵花村,問他有沒有機會在那裡演出。

M:之前原田郁子也在那裡表演過!

青:咦?妳說的原田郁子(中文發音)就是原田郁子嗎?

M:對。

青:我曾經跟她聊到名字的中文發音,所以有點印象,原,田,郁,子。

M:好厲害,竟然還記得。

M:那青葉小姐覺得在台灣表演跟在日本表演感覺有什麼不同呢?畢竟跟觀眾語言不通。

青:語言不通,所以感覺蠻輕鬆的。

M:輕鬆嗎?(大笑)

青:大家要是明白歌詞的意思,就會對曲子抱持非音樂的、個人獨有的感情,但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我跟聽眾共有的就只有聲音、音樂,這樣非常單純。如果大家覺得「這樣就夠了」,我會非常開心。

M:台灣的觀眾聽完上次表演都很感動。就算聽不懂歌詞,還是會受到會場氣氛的感染。

青:太好了。我認為「不透過說明也能傳達」的感覺很棒。所謂的語言就是情報,情報越多,接收方就會思考越多無關緊要的事情。

M:嗯,我們也很同意。我們自己聽完上次表演的感想是:好像在凝視森林或水晶那一類自然生成的事物,跟我們平常聽的表演不太一樣。

| 關於各國的聲音

M:「0」這張專輯中有兩首歌是在隧道口以及隧道中錄的,聽說妳上次來台灣時也做了一些聲音採集。不知道妳有沒有什麼想在台灣錄的聲音?在妳心目中代表台灣的聲音是什麼?

青:台灣的聲音啊……市區內最具代表性的聲音就是「ㄍㄥˊ」(做出機車催油門的動作)。

M:確實是(笑)。

青:我想多錄一些來製造聲音效果。如果是市區外,我想錄的是陣雨的聲音。上次在寶藏巖散步時突然下起雨,水珠打在樹上的聲音很好聽,我馬上就打開錄音筆錄了一段。

M:那去其他國家表演時會錄什麼聲音呢?比方說在泰國的時候?

青:泰國……啊,鳥叫聲。基本上不管去哪裡,我都會錄鳥叫聲。

M:鳥叫聲啊,真好!

青:昨天走在路上也聽到了日本沒有的啼叫聲,還以為是誰在吹口哨。

M:原來是鳥(笑)。小時候看漫畫經常看到作者把烏鴉叫的擬聲寫成「呆子」(aho),但台灣沒什麼烏鴉,也就難得聽到叫聲,後來長大去了日本才發現真的很相像。

青:確實有些烏鴉的叫聲不是「嘎、嘎」,而且烏鴉會模仿人的聲音。我奶奶家附近就有定居在那一帶好幾年的烏鴉,牠會發出「哈啾」的聲音,有的還會學我爺爺叫「孩子的媽」(Okaasan)。

M:天啊好聰明喔!台灣沒什麼烏鴉,麻雀比較多,一大早就會啾啾啾地叫,很吵(笑)。

青:台灣人會吃麻雀嗎?

M:會。

青:中國呢?

月見君想(簡稱月):感覺會。日本也會吃吧。

青:對,像京都伏見稻荷那裡就有烤麻雀。

M:嗯,不過台灣吃烤鴿子的人應該是比烤麻雀多。

月:陳美齡小姐也會吃,她說在日本看到鴿子就會想吃。

(眾人笑)

| 關於漫畫

M:我們是漫畫店,所以想還是會想聊一些漫畫。青葉小姐在幾年前的訪問中提到妳當時擁有的唯一一本漫畫是……

青:市川春子①的《蟲與歌》,啊,這邊有(抽出架上的書正擺)。

M:但現在應該有更多漫畫了吧?有沒有什麼推薦的作品。

青:(起身)啊,我有這本、這本、這本(指向鈴木翁二②、冬野Saho③、高野文子④等作者的書),還有這本。

M:啊,近藤聰乃⑤小姐的作品。

青:我非常喜歡她。

M:我們也是!

青:還有一本,這邊可能沒有……是素描畫集。

M:我們只有這本畫冊(拿出《近藤聰乃作品集》)。

青:這本我也有,我也喜歡,不過我說的是另一本厚厚的(註:《近藤聡乃スケッチ原画集KiyaKiya 》)。

M:當我們知道近藤聰乃小姐提供封面插圖給NUUAMM的時候真的很開心!

青:和我一起組NUUAMM的Mahito說我長得像她畫的人,問我知不知道她。我說我有她的作品,就拿出剛剛說的那本素描畫集給他看。之後我們就決定寫信給目前住在紐約的近藤小姐,得到了她的回應。

M:真是太棒了。

青:我也喜歡她(抽出今日Machi子⑥的作品正擺)。

M:我們看她的漫畫會聯想到青葉小姐的歌。

青:感覺是有一點共通之處吧。我現在才想到好多可以帶過來的東西,好想立刻回日本去拿。

M:(大笑)